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侨界风采

印尼华商李文正:永远超前,不怕孙子不跟着我走

发布时间:2017-04-24   来源:白筱 《中国慈善家》    字体显示:   默认   

“其实并不是排华”

《中国慈善家》:中国与印尼两国之间曾有一段时期并不友好。你的家族从中国来,同时,印尼是你出生和生活的地方,当这些不友好出现的时候,对你个人的情感有影响么?

李文正:昨天的会议上(注:422日于清华大学举行的《李文正自传》研讨会),来自荷兰的皮尔教授对印尼的经济发展进行了分析,我看到有一个文件中提到“排华”二字。我的看法,其实并不是“排华”。在一个国家里,多数民族排挤另外一个民族,被排挤的少数民族一定没法生存的。假如中国人排挤美国人,美国人在中国能否生存?他能待下去么?不可能的。

你想想看,我做过国立印尼大学校务委员会主席,(在中国)相当于北京大学书记。这个职位委任给我做,是不是“排华”?派一个日本人做北京大学的书记,可能么?是不是?

问题是什么?政治真空时,动乱就来了,动乱来了,没钱的人一定出来抢东西。抢谁的?一定是抢有钱的。在印尼,有钱的很多是华人,其他印尼有钱人也被抢的,其实就是这样一回事。印尼这个民族,我认为是世界上最和气的民族,最能够容纳外人,是这样一个民族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:你对中国的感情呢?

李文正:我父亲出生在莆田,祖母说“出去是为了回来”。那个时候(上世纪90年代初)陈光毅(时任福建省委书记)、贾庆林(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)他们说要在莆田搞一个工业区。工业方面,北面比不过福州,南面比不过厦门,但莆田有一个最好的地方—湄洲湾,它是一个很好的港湾,应该发展港湾经济,变成石化中心、钢铁中心、重工业中心,这是福州、厦门没法比的。我搞了一个发电厂,投资22亿美元,这是我跟贾庆林、陈光毅一起做的,是我对家乡的回馈。

我还在莆田建立了莆田学院。在母校东南大学,我捐了两栋大厦。在清华大学,我捐了图书馆。你说我这么做尽了一点心意没有?这是我对父母亲生长的地方做一个回馈。这几十年来,我跟所有中国国家领导人交流的时候,我提出我(对发展)的看法,我认为这也是我对中华民族的贡献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。

“开赌馆、香烟厂,NO!”

《中国慈善家》:你从泛印银行离开时,对一个问题思考了很久,就是做一个成功的银行家还是好的银行家。这二者有何不同?

李文正:人没有十全十美的,成功没有一定的标准。譬如说,赚了多少钱,这是一个标准,企业规模有多大,这也是一个标准。但是社会义务你一年尽了多少,替国家交了多少税,一年创造了多少就业机会,对环境做了什么贡献,对教育做了什么贡献,对员工培训到什么程度,这都是成功的标准。赚了多少钱,说这是成功,也可以,但整体看起来,也不算完全成功了。我认为这都是每一个人的责任,不只是一个企业家的事。譬如国家领导人,不只是把政党培养好就行了,还要培养下一代,还要复兴民族,这是更大的任务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:在商业经营过程中,一定会遇到二者冲突的时候,你是怎样选择的?

李文正:举个例子,一个客户过来贷款,譬如说今天利率六分,他给十分,他能提供担保,所以我就给他。本来一般是六分,你敢付给我十分,我替公司多赚到四分利啊,我不管你钱拿到哪里用,你去走私、开赌馆、搞工厂破坏环境,我不在乎,只要你还我钱、有担保,我能赚钱就好,这就是所谓的成功的银行家。

但好的银行家不是这样的,我是永远替客户想,如何减轻客户的负担,我会问清楚你要干什么,开赌馆、香烟厂,NO!你危害公众,你做的工业破坏环境,NO!我不借给你,这是好的银行家。

“把自己放在最前沿的位置”

《中国慈善家》:你六十岁时将家族企业逐步放手给下一代,放权之后对企业发展有不同的主张时怎么处理?

李文正:只要我永远站在超前的位置上,我不怕我的孙子不跟我走。你不超前,落后了,跟年青一代共事,就有代沟了。如果我们永远把自己放在最前沿的位置,跟年轻人会志同道合,没有代沟的问题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:中国人讲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,下一代接手企业后,人事调整方面还需要你帮助么?

李文正:我判断下一代是否成功以什么为标准?我的看法是,你能否安排、组织一个你自己的团队。假如没有办法组织自己的团队,永远靠着我的团队,那他就不成功,因为你不懂把握这个人,利用这个人,你永远用我的人,你如何去支配他?这就会出问题,底下人会挑拨离间,讲东讲西。你请的人,我也在看,觉得不对,那就不能请,觉得好,你可以请,所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。做父母的人,望子成龙,希望孩子比自己有本事,不会有什么私心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:你说自己已经进入了人生第五个阶段,也就是“成为子孙模范的老人时代”。你已经取得了商业成功,家族兴旺有百人之多,你所谓的“模范”还包括哪些标准?

李文正:模范的定义有好多方面,除了行为道德种种,也有我们对事业发展的判断。比如我告诉他们,现在是数码经济时代,如何应用数码,了解数码,发展数码,让他们更明确,哦,原来是数码经济了。网上卖服装当然是一种,我发行电子钞票也是,你专长卖服装,我专长发行电子钞票,专长什么做什么。所以我告诉下一代,你要抓住时代的变化,然后思考如何适应。

另外一方面,譬如我到北京来,捐建图书馆给清华大学,就是告诉孩子们,你不单单要赚钱,还要回馈社会。

 

附件下载:

相关链接: